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寒冰的博客

公平公正的制度才能让人民免于掠夺和恐惧,才能让公心和敬畏生命成为普遍的价值观。

 
 
 

日志

 
 

★小村系列之六:资本的积累过程    

2005-11-30 13:00:53|  分类: 小村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村系列之六               
         资本的积累过程
           ■时寒冰

  1.村民的梦想

    老老村长活着的时候,人们盼着他死去(不是村民心狠,他不死去,就一直操纵着权力),盼着出来一个新的村长,给小村带来一些变化。后来,老村长上来,点了三把火之后,比老老村长还黑。还不如老老村长。
    老村长在职的时候,人们盼着他死去(不是村民心狠,他不死去,就一直操纵着权力),盼着出来一个新的村长,给小村带来一些变化。后来,村长继任,点了三把火之后,比老村长还黑。还不如老村长。
    村长在位的时候,人们盼着他死去(不是村民心狠,他不死去,就一直操纵着权力),盼着出来一个新的村长,给小村带来一些变化……
    村民们说:“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了!”
    村民们忍受着痛苦,怀抱着希望,像骡马一样,一年一年地在可怜的希望中延续着生命。

    2.权力与资本

    在小村,提起村长无人不知。提起村长的儿子,也无人不知。
    村长的儿子上小学时,经常与人打架,确切地说是他经常打别人或者别人经常被他打。老师管不了。村长的儿子有句名言:“我爹是村长,我家有很多钱,等我长大了我爹给我买个乡长当,你们得罪我,将来没有好下场!”
    村长儿子的话,谁都不敢掉以轻心。村长掌管着小村的权力,权力累积着资本,资本可以转成新的权力,村长儿子分享着他父亲的权力和他父亲的资本,谁敢说村长儿子将来就不是乡长呢。
    老师管不了,村长同样管不了。但村长对儿子的前途充满了信心。村长说:“别人能买官,凭什么我儿子就不能?乡长连稿子都念不好,还不照样当乡长?还不照样有一帮子人跟孙子似的前呼后拥。现在的官有什么难当的,反正都不干人事儿,照我看,牵只狗放到那个位置上,它也能当。”

    3.资本的原始积累一

    村长儿子小学没有上完就毕业了。兔子靠腿狼靠牙,村长花钱让儿子当了乡联防队的队长,在乡派出所所长手下混。
    村长儿子整天穿着警服,领着一帮子打手,把守着各个路口,凡是带着东西的,无论你是否进行交易,都被视为有买卖企图,都要交税,没钱就抢东西。
    村长儿子把收上来的钱,一部分上缴给乡里领导,剩下的全部归他自己所有。
    村长儿子说:“将来我要买文凭,要买乡长,现在不捞点钱,等我当村长的爹死了,还捞个屁哩?乡长、县长不都一样,谁笑话谁哩?”

    4.资本的原始积累二

    活人的钱挣得差不多了,又打起了死人的主意。上面要进行殡葬改革,县里头头的亲戚马上不失时机地建了一个火葬场,强令死去的人火化。县里布置乡里,乡里布置村里,要死者的家属把死人拉去火化。火葬场垄断,价格高得吓人。村民说:“人活不起,连死都死不起了,早知如此,还不如不出生哩!”
    小村做得很彻底,即使按要求火化也得给村里交钱,交了钱之后允许装到棺材里埋到地里。对于那些偷偷埋掉去世亲属的家庭,村长则给予重罚,并且强令那些人把亲人的尸体挖出来,浇上汽油烧。
    村长的理由很充分:“对付这样刁民,手段不狠谁听你的哩?国家政策咋能得到落实哩?”
    村长家这次挣的钱比挣活人的钱还多,还容易。

    5.资本的原始积累三

    小村原来有一个村办造纸厂,由于污染太严重,被关闭多日了。
    村长把村里的钱拿出来,把造纸厂修缮一新,购置了新的设备。村长对儿子说:“这个造纸厂搞个拍卖,你买下来吧,拿出百分之一的钱就行了。”
    儿子说:“我才不那么笨呢?我要是掏钱买下来,上面环保局罚款还不得我掏钱?机器坏了,还不得我掏钱?生意赔了,还不是亏我自己的?”
    村长说:“你说咋办?”
    儿子说:“造纸厂还算村里的,我来承包,费用归村里,挣的钱归我。”
    村长看着儿子,不住地感慨:“一代不如一代了,我们老了,还是人家年轻人啊!”

    6.资本的原始积累四

    村长对村民说:“造纸厂将来能挣大钱,现在高息集资,拉来集资款的给提成,将来还可以入股。还款由村里担保……”
    村长儿子陆陆续续集资过来一些钱。
    村长儿子说:“钱还个屁哩,老子就没有打算在小村常呆,将来离开小村,钱爱找谁要找谁要。”
    多年后,村长举家逃离了小村,集资款被席卷一空。老百姓上访,上面出于稳定的考虑,给压了下来。接着,宪法修改,规定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村长家捞的钱自然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村长家靠着大笔资金,在外地过着幸福的日子。这自然是后话。

    7.资本的原始积累五

    村长号召村民去造纸厂干活。村长保证给高工资。村民们闲着也是闲着,负担那么重,谁不想找点活干,一时间造纸厂人声鼎沸。
    但是,谁也没有真正领到过钱,扣这扣那,最终都是白干。有村民找村长要钱,被村长儿子揍了一顿。村长儿子说:“我给你活干,已经抬举你了,你还管我要钱哩,上天了,再要抓起来!”
    干活的人也不能走,一是村长不断给出新的许诺,二是走的人村里被变相增加新的负担。
 
    8.资金的外流

    村长儿子的钱都存到周边另外一个县的银行。村长儿子说:“谁知道以后会怎样呢?乡里信用社的钱,都让乡里的头头们贷走了,光贷不还,信用社说空就空了,说完蛋就完蛋了,我找谁要钱啊?再说了,万一我爹出了什么经济问题,我那账户还不是说封就封了,那可是我的血汗钱呢?”

    9.资本积累的后果

    造纸厂给小村带来了灾难。
    小村的水不再洁净,小村的天空不再洁净,小村人的心里也不再洁净。很多人由于污染生病。有人举报到上面,上面的环保部门隔三岔五地来检查,村长陪着吃喝玩乐,最后罚点钱了事,反正罚款由村里出。
    村长儿子却因此认识了很多新朋友。
    村长儿子通过这些新朋友,把那些举报的人查出来,关起来痛打,被打的人至今不能下地干活。
    造纸厂生意兴隆,上报的数字却是年年赔款,村里的提留逐年增多。
    小村,在战栗中经受权力与资本的转换过程。

       2003年6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580)|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