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寒冰的博客

公平公正的制度才能让人民免于掠夺和恐惧,才能让公心和敬畏生命成为普遍的价值观。

 
 
 

日志

 
 

住手,别摸我!(3)  

2006-12-10 03:57:3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切内容皆为虚构,请勿乱对号入坐!

  住手,别摸我!(3)
      时寒冰
   

      (3)

    根本睡不着。肚里火辣辣的难受,吃进去的东西一直往上涌,涌动的力量越来越强烈,我赶紧往洗手间跑,路上就吐了,到洗手间,趴在马桶边翻江倒海地吐,吐得肝肠寸断,眼泪汪汪。我想起了榕榕,她在该多好,她会照顾我,驱走我的痛苦。我的榕榕……
    隐隐约约听见门铃响,但无法去开门。
    我觉得自己快要死掉了。
    “没事吧?”
    一个穿红裙子的服务员突然站在我身后,我吓了一跳。
    她给我倒了一杯水。“漱漱口吧,以后别喝那么多酒了。”她说话的口气有点像榕榕,有关心,又有责怪。
    我缓了一口气,好多了。
    “我一看你吐就跑来了。”
    “谢谢你!”
    我满脸红彤彤的,一喝酒就脸红,出这么大的丑脸更红了——原本干净的地毯变得花花绿绿的。
    “别客气,你就叫我云云吧,他们都这样叫我。”
    “你看,我都给弄脏了……”
    “没关系,现在就给你换房间。”

    云云搀扶着我,我感觉自己像个孕妇。到了斜对面的一个房间,里面一样的豪华。茶几上摆放了许多水果,还有大中华香烟和一些巧克力。
    “看来,我不是那种吃亏心食的命,一吃老天就惩罚我。”我这样自言自语。
    “你说话真逗。”云云笑了。我才发现,她长得很清秀,一看就是那种很真诚、很善良的女孩子。
    “你抽烟吗?我给你点烟。”
    “不抽。”
    “那我给你削水果吧。”她很麻利地端着一盘水果去洗,回来坐我旁边削皮。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你刚才对我说,一看到我吐你就进去了,门关着你怎么会看到我吐?”
    云云的手抖了一下,刀子割破了手,血立即渗出来。我赶紧从采访包里翻出创可贴,小心地给她包上。这些都是榕榕提前给我备好的,她永远都像母亲一样细心。
    云云看着我。
    “你真像个大哥。”
    “你别扯这个,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
    她突然抱着我,咬着我耳朵说:“到宾馆后面花园里,我对你说。”然后亲我一下,松开了手。

    花园又是一番景象,小桥流水,鲜花争艳,真的是美不胜收。
    “那个房间有摄像头。”她小声说。
    尽管有思想准备,我还是一惊。
    “那个房间是专门给记者准备的,来采访的记者一般都安排那里。如果是正面报道的就没什么事,如果是批评报道的,会有人送小姐过去,记者如果受不住诱惑,就会被录像,然后,我们这里的警察就会以嫖娼名义拘捕他,搜查房间,把他采访的所有东西都没收。”
    我听得直冒汗。
    “你没事,没有录像,你是跟章部长一起来的,肯定是正面报道。”
    “章部长房间有摄像头吗?”
    “没有。这个宾馆只有四个房间有,领导的房间谁也不敢装,一旦发现,就别想在官场上混了。这是他们的潜规则。”
    “你刚才在房间为什么不给我说?”
    “怕万一有窃听器,我饭碗就没了,哥哥,你可得给我保密啊。整个宾馆知道这个秘密的服务员只有两个。”
    “放心!刚换的那个房间也有窃听器?”
    “我是怕万一,那个房间不应该有的。”
    “谢谢你,云云。”
    “你不要这么客气啊。”她的脸突然有些绯红。

    两点半,章部长、刘灰等一帮人,开着两辆大面包车去草沃乡视察新农村建设。开大面包车不容易被群众围堵,也不太张狂。
    “小郑,你脸色不太好啊。”章部长关切地问我。
    “不碍事,我中午喝酒喝多了。”
    “不能喝以后就不要硬撑了,啊。”她说话的口气像个大姐。
    路上,刘灰说:“说起草沃乡,还有一个典故。草沃乡书记兼乡长的连汝虹是个女同志,有次陪上面的一位老领导来检查工作。领导问,你们乡叫什么来着?连汝虹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操我(草沃)’,老领导说:‘同志啊,我老了,现在操不动了,再年轻点,十个八个都没问题!’”
    车里笑声一片。有人笑得声音虽然很夸张但很勉强,看得出来,这个笑话在当地已经流传很久了。
    正走着。章部长的手机突然响了:“什么,放人?才抓的,而且,那个村长的确有很多问题,现在就放恐怕……好的,我明白您的意思,好,我让他们安排,让他出去旅游一个月,回去时用警车送。”
    我听明白了,那个被抓的村长,一定是托着什么人了,让马上放人,怕村民知道,让村长出去旅游,这招真够损啊。
    放下电话,章部长脸色很不好看。
    我心里非常别扭,这样糊弄村民,他们会干吗?

    草沃乡的确穷,沿路不断看到破败的茅草屋,这个年代,不住瓦房在我看来就已经难以想象。
    到草沃乡政府门口,大横幅挂了好多,门旁边插满了红旗。连汝虹带领乡政府200多号人热烈地鼓掌,喊口号,业务非常熟练。养这么多干部,不穷才怪呢?
    车一停,连汝虹就跑了车跟前,她像麻雀一样蹦到车里,笑容像是突然长出来的。
    “章部长啊,我们可把您盼来了,这次,可得好好给我们指导指导工作,您一来,我们就有方向了啊。”
    “我们姐妹就不要客气了,客气就生分了。”
    “章部长,您这样称呼我,我真是受宠若惊啊。”
    连汝虹果然去擦眼泪,很真实的眼泪在飞。
    连汝虹又赶紧和刘灰握手,热情得像母狼找回了被拐走的公狼。刘灰也是同样的热情,两只眼睛盯着连汝虹的胸部,像是三天没有见奶水的孩子。

    随后,连汝虹带我们去看致富典型户。
    车行到一处地方,一排排整齐的三层楼映入眼帘,家家户户院子里都有一个小花园,很漂亮。住在这里,比城市都舒服,这是真正的新农村,我心里想。
    到了一户人家,主人热情地迎出来。“都是党的政策好啊。”主人口才好得像新闻发言人。
    章部长、刘灰、连汝虹都非常高兴。
    “这就是我们下一步努力的方向!”章部长掷地有声。
    这让我也很受感染。
    我拿着照相机,跑前跑后地拍照片。为了拍摄一个全景,我爬上了房顶,看到路口站满了警察。这时,突然落下来一个东西,是一张纸条,裹着石头。我抬头四望,在另一个房顶,一个手拿弹弓的人迅速消失……

(待续)

住手,别摸我!(1)

住手,别摸我!(2)

住手,别摸我!(4)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