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寒冰的博客

公平公正的制度才能让人民免于掠夺和恐惧,才能让公心和敬畏生命成为普遍的价值观。

 
 
 

日志

 
 

麦地之祭——纪念我的爷爷  

2006-07-06 02:36:4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麦地之祭
——纪念我的爷爷
 时寒冰

   
    父亲带着我走向麦地。
    绿色的麦地在微风中瑟瑟的抖动。我此生最亲爱的爷爷就要常眠于生于斯的这块土地了。
    父亲沉重地走在前面,麦地是一个归宿,是一个神圣的祭坛。我的灵魂来自于那块美丽的麦地。我曾经无数次快乐地穿过麦地。但是,这次,我万分伤感。
  父亲和村里的人认真地丈量土地,然后,我和他们一起将麦子拔掉,麦子的液体流出来,在我们的手上涂上颜色。拔掉麦地的地方露出土地固有的模样。父亲点燃起纸,红红的火焰瞬间即逝,纸灰向黑暗处飘去。
  然后,铁锨铲入地下。他们开始挖墓坑了。
  父亲又默默地领着我穿越麦地,刚刚露头的麦穗击打在我的身上。父亲的身影映在麦地里。父亲穿越麦地的姿势很神圣。
  走出麦地,父亲让我把事先装在衣兜里的粮食扔到地里。粮食无声地落入麦地,落入麦丛中。那是爷爷生前打出的粮食。
  回到家里,我坐在奶奶的身边,我感到了奶奶深切的哀伤和孤独。
  凌晨两点多,墓坑挖好了。送走爷爷的时刻到来了。
    我突然有点失控,我想再看一眼爷爷。家里人打开棺木,我看见爷爷的表情,十分的安详。然后,一片哭声,棺木被合上,永远地合上。他们抬起棺木,沉痛地走出院子。奶奶突然失声痛哭:“我该怎么活啊!”
    我的心碎了。
    我在自己的哀痛中忘记了奶奶的痛,奶奶一生都在为爷爷活着,奶奶才是最悲伤的人。我赶紧跑回来,走到奶奶的身边,我强忍着自己的泪水,搀扶着奶奶。奶奶看到我回来,止住了哭声。
  我重新回到送葬的队伍里。沿着爷爷走了一生的路,沉痛地走向麦地。麦地在黑暗中没有尽头。我走在棺木的前面,我感到爷爷的灵魂在我的身边。
    麦地已完全融入黑暗,灯光把黑暗一点点融化。
    我们沉痛地走向麦地,哀伤充盈着麦地,麦地在风中发出如泣的响声。
    我们抬着爷爷的棺木行走在麦地,生命的灵魂在麦地里生长……
  走到墓坑旁边,父亲再次把纸点燃起来。我跪在麦地,跪在即将埋葬爷爷的麦地,永别了,敬爱的爷爷!
  爷爷的棺木被沉重地放下,放进墓坑。我们将柳枝放到棺木的上面,埋土的声音剧烈的响起来,巨大的声音敲打着麦地的灵魂,也敲打在我的心上。
    我突然忍不住要匍匐于地,忍不住要去亲吻那冰冷的棺木……难道,这就是一个终结?
    泥土的颜色遮盖住了棺木的颜色,然后,逐渐高出土地。我感到爷爷的灵魂在土地上飘溢……
  父亲、母亲和所有的亲人,再次沿着麦地向回家的路走去,我几次想折回去,重新回到麦地,我想在爷爷的墓坑旁边多停留一会儿,为爷爷祝福并感受他灵魂的爱抚。在我的心中,慈祥、和善、可敬的爷爷依然快乐地活着。
  麦地的气息在黑暗中倔强地扩散,悲伤让我看不清任何人的模样。
    我在父亲身边,父亲一言不发地走着。
    走进麦地和走出麦地是一个完整的过程,这个过程简单得无需语言,无需表述,一切都是多余的。这个过程也很神圣,神圣得没有一点杂质,从土地到麦穗,从思想到灵魂。四周满是静谧,沉痛得让人心碎的静谧。
  麦穗打在父亲的身上,打在母亲的身上,打在我的身上,打在一切送葬者的身上。麦穗再不能打在爷爷的身上,爷爷把自己完整地交给了麦地。
  走出麦地的路不长,我却仿佛走了一个季节。父亲的身影在灯光中跃动,一半投映在麦地,一半投映在我的身上。父亲穿越麦地时坚定而平静。父亲显得义无反顾。
  麦地,我记忆中从来没有过如此深刻的记忆,它一望无际的博大和幽雅静谧的深刻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强烈地打动我的心灵。父亲的平静让我看到了麦地的另一半,这是我从出生就忽略的东西,麦地里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有一种比麦穗成熟时更感人肺腑的力量。爷爷、父亲和我的血管里面流着同样的血液,同样倔强和坚定的血液,这些都来自于麦地,来自于麦地被忽略的静默着的思想和亲切得让人泪流满面的灵感。
  麦地是一个祭坛,走向麦地或走出麦地是一个过程。
  过去,爷爷在麦地,爷爷让麦地结出果实,然后,爷爷永远地留在麦地。现在,父亲在麦地,父亲以同样的勤奋和劳作让麦地结出果实,以后,父亲将像爷爷那样,平静而安详的走向麦地。
    我也一样。我在父亲的身后,我也将像爷爷那样义无反顾地融入麦地……
  我曾经惶恐于这种生生不息的循环,我曾经努力拼搏试图冲破这种循环的约束。今天,在麦地,麦地亲切的气氛一直渗入到我的灵魂深处,我的思想瞬间改变。我必定也会这样地走向麦地,为了一种固有的血液,为了一种固有的颜色,为了一种固有的信念,为了一种固有的神圣,沿着麦地的方向,坚定的走下去,走下去,跟在爷爷和父亲的身后,义无反顾。
                       2001年5月1日 

   麦地·爷爷  
   
   时寒冰          
               
   五月的麦地
   绿色的麦地
   阳光的火在麦地上燃烧
   爷爷生前的麦地
   爷爷死后的麦地
   麦地包裹着爷爷的躯体
              
   麦地的泥土
   重新浸润灵魂的泥土              
   爷爷在麦地
   绿色的麦地
   爷爷在麦地再不能说话

   爷爷生前的麦地
   爷爷死后的麦地
   爷爷的血汗流到麦地
   爷爷的灵魂留在麦地
              
   麦地 麦地 麦地

   我跪在麦地
   为敬爱的爷爷祈祷
   爷爷活着的麦地
   爷爷死后的麦地
   我在爷爷的身后
              
   麦地
   我活着的麦地
   我死后的麦地
   阳光的火在麦地上燃烧
   2001年5月3日星期四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