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寒冰的博客

公平公正的制度才能让人民免于掠夺和恐惧,才能让公心和敬畏生命成为普遍的价值观。

 
 
 

日志

 
 

我是“退怯的英雄”吗?  

2007-06-17 13:27:31|  分类: 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退怯的英雄”吗?
      时寒冰

    前段时间,有位朋友在我博客上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对房地产雄辩的英雄,今天是退怯的英雄,但我也向你致敬!”
    我退怯了吗?
    实际上,最近一直有关心我的朋友,询问我为何突然写房地产的文章少了,还有人怀疑时寒冰是被收买了。其实,谁能知道我内心的那份悲凉和孤独。

    落井下石与背叛

    有一种孤独是刻骨铭心的。与开发商论战的时候,我曾经找几位新闻界的朋友帮忙,请他们写文章帮我一下。有一位问我稿费怎么算,我当时很难受。我自己熬夜写那么多也没有一分钱稿费啊,这是出于公心的写作。还有几位朋友说没法写,写了也没有办法在报纸上发,报纸要靠开发商的广告维持,开发商是报社的爷。我说在博客上发也可以啊,对方说报社有纪律,不能随便在博客上写东西。我无言。
    我揭露房地产界的黑幕,一位新闻界同行找我理论,他认为房价下跌对社会是有害的。我说房价持续快速上涨在损害民生,一旦出现动荡对每个人都不好。他后来直接告诉我说,他自己有房子,不希望房价下跌。我无言。一些网站为了讨好开发商,重点推介开发商的文章,而将我的文章弱化甚至根本不放上去。
    最凄凉的一天是2007年年夜,一些支持开发商的人不停地在我博客发出辱骂我父母甚至祖宗几代的贴子,我不熟悉电脑,不知道设定为登录发贴,只是一个一个地删除。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在天下父母等待祝福的时候,我却为我的父母引来那么多辱骂。我祷告,祈求上天把一切诅咒收走,不伤及我的父母,如果是我做错了,把一切报应降临我一个人身上。
    许多人都认为我会输得很惨,包括我供职的报社,在我和开发商对决的时候,我供职的报社却主动向开发商示好,我的同事在我文章没有发出来的时候就已经告诉给开发商……
    当我咬着牙和开发商死拼到最后,形势慢慢发生改变。某门户网站的调查显示,85.74%的人支持我。随后中央领导作了批示,转机出现,我的领导高度肯定了我与开发商的论战,但我心中却满是孤独和悲凉,我想起当初作的难。
    在论战临近结束,形势朝着有利于我的方面发展的时候,先前没有支持我的同行却突然撰文批评我,认为我并没有看到房地产的本质,认为我不懂数据。问题是,既然你们看到了本质,懂得数据,为什么不替我补充,反而把枪口指向我呢?他们批评我与开发商论战是作秀,指责我的一些文章是玩文字游戏,而这些文章都在报纸上刊发出来了。
    自始至终,鲜有媒体帮我。在我与开发商论战的过程中,许多媒体只采访两位开发商而不采访我,开发商说什么他们刊登什么。
    我身在媒体,在我最难的时候,得到的更多的是落井下石和背叛,因为我是在与开发商论战。如果不是面对的开发商,这些朋友或许都会出手帮我,但是,难道这是所有的理由吗?至于那些开发商豢养的媒体,更是充当了恶狗的角色,一些披着新闻人羊皮的人,自始至终维护开发商的利益。
    我得到了许多难忘的帮助,大部分都不是来自于媒体。这令我心生去意,其实,与开发商论战结束后,我一直在找寻自己的去处,我对媒体已经心灰意冷。但我不知道,除了媒体我还能胜任什么样的工作。我在努力找寻。这是退怯吗?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遭遇恶意炒作
   
    在与开发商论战的时候,4月12日,我发表了一篇题为《房地产业不宜作为支柱产业》的文章。近四年多来,质疑房地产支柱地位的专家、学者不断,文章发了很多,研讨会也开了几次,我在文章中列举了几个常识性观点,还有很多,限于篇幅(报社要求除了头条评论,一篇文章不得超过1600字)写了那几点,最近我们还打算约研究专家写七、八千字的专题文章。
    由于国家政策赋予了房地产业支柱地位,这种质疑文章通过是比较困难的。为了安全起见,稿件送审的时候,每一个观点我都注明了专家的名字,每一个资料出处我都一一注明(新华社系统刊发的文章,硬性要求所有引用都必须源于已经公开发表在国家级媒体上的文章和数据)。  
    但是,第二天,4月13日,一位署名徽剑的人就发贴子炒作。他在天涯论坛发了一篇题为《时寒冰,不好意思我去年七月份写的文章抄袭了您今年4月份写的文章》,里面挖苦说“本人去年在写《房地产不是国民经济的支柱性产业》一文的时候,参考了您今年发表的文章《房地产业凭什么成为支柱产业?》”。当时我正和开发商论战,是焦点之一,此贴成为热贴。
    由于我从不上论坛,不知道这篇文章。一位朋友曾打电话说有人在天涯骂我,由于当时跟开发商论战,骂我的人很多,我也没有在意。又过一段时间,一位律师朋友说起这件事情,我才知道那位骂我的人其实是在说抄袭的事情。
    随后,我去看了此文,这位叫徽剑的人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也从未看过此人的文章。他或许认为只有他自己对房地产的支柱地位提出过质疑,但举出的很多理由非常牵强,不少都被人批驳了。事实上,连他自己也没有底气,标题用的是“抄袭”,文章中却说我写文章“参考”了他的观点。律师建议我对这种诋毁的炒作提起诉讼。
    我看了这篇文章后和律师交换意见,我说,徽剑总归也是质疑房地产支柱地位的人,是同道中人,也许他这样炒作只是希望更多的人知道他、看到他的文章。由于当时正和开发商论战,我无暇顾及这种事情,而且,我对揭露房地产业黑幕的文章抱有好感,尽管徽剑采取的方式令我非常不快,最终还是保持了沉默。
    然而,6月15日,新华社总社一位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一位署名徽剑的人对我发难,我很快搜索到了这篇文章。他在《中国IT评论的潜规则和悲哀现状》一文中写道:“上海证券时报有个时寒冰,原本就不是学经济的,居然也东抄西抄来写经济评论,今年4月份居然把徽剑去年7月发表的一篇房地产文章来个改头换面……”也许他看我的弹琴照片,以为我是学音乐的,其实我是业余学的。专业不是学经济的能在新华社所属经济类媒体做评论员吗?这应该算是一种常识吧。至于“东抄西抄”的指责更是令我愤怒。
    随即,我在网上搜索到徽剑的博客,有他的电话,立即打他的电话,接通了,我问是徽剑先生吗?对方说是。我说我是上海证券报的时寒冰,刚开个头,他就说自己忙,要比较晚才有空,说回头再聊。晚上11点多打过去,电话一通对方就挂,从此再也不接我电话,我不知道他为何躲避。
    此事令我非常寒心,可贵的共识竟被看成了敌人。如果徽剑是个真心推动问题解决的人,他就应该看看,有多少人在艰难地对房地产业存在的问题进行质疑,以推动问题解决。如果用攻击别人来抬高自己、神化自己,沉浸在自我的感觉里,只会离主题越来越远;如果徽剑随便搜索一下,他就不会无知到认为新华社所属重点媒体敢擅改吴晓灵讲话的地步,我引用的吴晓灵的话是新华社及数百家媒体曾经报道的。
    对于这种炒作我无法再看成是善意的,也不愿再沉默下去,我重新考虑律师的建议,尽管我不愿意为此浪费时间,但也不愿意成为他人恶意炒作的工具。

    三尺之上有神冥
  
    我是个宿命的人。我相信报应之说。如果我所做的是损害天道的,是损害民生的,是有害于社会的,是为自己的,是出于自私的,那么,上天一定会让我遭到最恶毒的报应;如果我所做的是遵循天道的,是有益民生的,是有益于社会的,是出于公心,那么,上天一定会让我内心保持着安宁、平和与坚强。
    我憎恶邪恶,向往陶渊明那样的田园生活,弹琴品茶、安享人生,是社会上的恶、是新闻人责任感,让我这个与世无争的人无奈地去呐喊。靠着一腔热血,一直走到今天。但是,我却越来越寒心和困惑。写的房地产的评论,骂我的也有一些无奈做房奴的人,这也令我深感寒心。这些房奴希望自己的房子升值,尽管即使升值再多对他们并无实质性意义。但是,看着其他人继续饱受高房价之困,他们心里却能暂时摆脱被开发商欺诈的愤懑。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想法!官商勾结之下,房价还在疯狂上涨,并且,看不到被阻止。
    多为别人想点吧。人之为人,短短的几十年,无论苦还是乐,都会烟消云散去,心灵的安宁比什么都重要。想想我们这个时代的苦难,后辈们的苦难,我不能改变什么,我做了自己该做的,我努力了。我希望我真的离开新闻界的时候,大家不要骂我。我已经寒心彻骨,尽管还在做最后的努力,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向往田园生活的人,我的最高理想是做一个隐士。
    我要感谢那些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助我的人,他们中的许多人我都不认识,但他们心怀正义,我为他们和他们的家人祈福!

    旅美工程师周忆清不仅写文章支持我,还给了许多指导和帮助,尤其在电脑方面,她的帮助让我得以坚强地走过最艰难的日子;
    经济学家汪丁丁——在任志强文章后跟贴,明确指出任志强文章中的逻辑错误;
    新闻记者杜文——写了《潘石屹就是在忽悠房价》(向帮我的这位同行致敬!)
    经济学教授陈振北——写了《任志强先生,请不要拿无知当个性》;
    平民经济学研究者刘正山——写了《致任志强和潘石屹:什么叫暴利?》;
    中国社科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投资与市场研究室主任、博士后曹建海——写了《为时寒冰助攻》等一系列文章,并在此后给我许多帮助,是我尊敬的兄长;
    经济学教授刘宏——写了《关于任志强先生对房地产利润率的忽悠问题》;
    中国房地产评论家牛刀——写了《中国房价历史性的下降将从两会开始》;
    专栏作家鸿水——写了《潘石屹任志强必定接受道德的审判》;
    变脸的猫——写了非常出色的文章《山顶洞里住满了北京人?兼谈潘时之争》,随后又写了《刚拨掉虎牙的任总又咬人了!》、《向任志强开炮:富人的钱凭什么都归你赚?》等等。
    陈建明(房地产界名人,1999年曾被北京市政府新闻办公室授予“特殊贡献奖”)——先后写下了《潘石屹、任志强二打一,我替时寒冰声张正义》、《再助时寒冰,老潘怎能不谈中国房价的区域问题?》。
    感谢清教兄、默雷兄、昭昭姐、学进兄等等朋友给予的支持和鼓励!
    另外,我向我的同行沈晓杰致敬,他对房地产的深度研究使更多的人认识到房地产现存问题的危害,推动着问题的解决。
   
    ………………………………
    还有许许多多我没有写出来的热心帮助我、支持我的人,我一样地为您和您的家人祈福!
    正义永在。
                    2007年6月17日

附录:『房产观澜』时寒冰,不好意思我去年七月份写的文章抄袭了您今年4月份写的文章
http://www.tianya.cn/new/Publicforum/Content.asp?idWriter=0&Key=0&strItem=house&idArticle=60975&flag=1

  评论这张
 
阅读(22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