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寒冰的博客

公平公正的制度才能让人民免于掠夺和恐惧,才能让公心和敬畏生命成为普遍的价值观。

 
 
 

日志

 
 

听赵家珍老师弹《赤壁》  

2007-07-07 02:00:2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赵家珍老师弹《赤壁》
           时寒冰

    我很喜欢李白的诗歌《听蜀僧濬弹琴》:
    蜀僧抱绿绮,西下峨眉峰。
    为我一挥手,如听万壑松。
    客心洗流水,余响入霜钟。
    不觉碧山暮,秋云暗几重。

    我特意请一位著名书法家书写下来,再请一位著名雕刻家刻在我的古琴上。一位朋友看过后赞不绝口:“仅这首诗你的琴就很难估价了,何况琴音如此纯正!”
    李白是深通古琴之人,古代流传下来的琴谱中有《清夜闻钟》等琴曲,上面注明乃李白所作,至于真伪,我未曾进一步考证。

    现在入正题。

    6月29日,我飞抵北京找赵老师学琴,我已经快三年没有上过琴课了。
    到赵老师家,先上了琴课,然后,听赵老师弹《赤壁》。
    《赤壁》是著名导演吴宇森正在拍摄的作品,其中有一个周瑜和诸葛亮用古琴对话的场景,需要配古琴曲。吴宇森听了几个琴家弹的琴曲,觉得缺少磅礴的气势,无法描绘出那种英雄的气概,因而始终不满意。后来,吴宇森慕名找到当今著名琴家赵家珍教授,请她配乐,结果一试音吴宇森即拍板,此曲非赵家珍教授不能弹!
    赵家珍是当今琴艺最精湛的琴家,《纽约时报》称她为“世界一流的演奏家”,我们所熟知的《三国演义》、《红楼梦》、《笑傲江湖》、《火烧圆明园》、《武则天》、《千里走单骑》等经典影视作品,其中的古琴曲皆为赵老师演奏。
    赵老师共录制了三个版本(至今仍对外保密,提前聆听甚感幸运)。
    我先听了第一个版本。
    乐曲开门见山,直接以激昂之气进入主题,借鉴了古曲《广陵散》的部分旋律,激昂后变静谧,而英雄之气不减,跃然于琴音之上。
    接着听了第二个版本。
    先是悠远之音传来,显得极为空旷,像来自于遥远的天际。诸葛亮向周瑜求援以共同破曹的心愿安静地流露出来。然后,乐音渐渐变得激昂,这种激昂借用了《流水》的韵律,但又不同于《流水》,因为它除了将滚滚江水东流的场面展现出来,还表现出誓死保卫国土的坚定意志,赋予流水更深的内涵。周瑜以琴音回答了诸葛亮,琴瑟之合表明了合作的必然,并表明了必胜的信念,恰切合电影的主题,远在第一个版本之上。
    但真正让我折服和感叹不已的还是第三个版本。
    琴音幽然而起,像来自于江面的空灵,那是水之灵魂,国之灵魂,人、土地、家园之灵魂,静谧地像沿着思维展开。琴音袅袅,安静中透着大气,一种源于天宇的雄伟和庄严。这是一种可以直接深入灵魂的回响。乐音中有焦虑,这种焦虑被美妙的韵律包融,细微得难以觉察。乐音中又有求援之切,这种求援同样细微得难以觉察。琴音冲破天空,流淌于水面,时近时远,悠长绵延……毫无疑问,这是诸葛亮的内心表白。
    激昂的音符跃动,抵抗之决心倾溢而出。突然,呐喊声四起,排山倒海一般,产生出令人敬畏的力量。既像是咆哮之江水,又像是嘶鸣之战马,又或二者兼而有之。这是一种可称之为气吞山河的气势,可以摧毁一切、碾碎一切、抹去一切,让一切入侵者心惊胆寒、有来无回……如果不是亲耳聆听,一般人恐怕很难想象文雅的古琴竟然能够演绎出如此神奇效果!这是用音乐对真实周瑜的历史还原——不是一个小气量的狭隘的周瑜,而是一个深谋远虑、决胜千里、志在必得、威武洒脱的青年统帅。有了古琴,文字和语言似乎显得多余,因为它比文字和语言更能充分地表达出这一切。
    赵老师抓住《赤壁》主题脉络,用琴音赋予《赤壁》一个伟大的灵魂。
    难怪吴宇森听了此曲,也对赵老师的琴技感叹不已。
    古人以琴棋书画排序,琴为首,可见琴之为琴,不仅因为它的文雅,更因为它的博大精深。
                于7月6日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