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时寒冰的博客

公平公正的制度才能让人民免于掠夺和恐惧,才能让公心和敬畏生命成为普遍的价值观。

 
 
 

日志

 
 

新闻记者的不幸是一把标尺 标签:  

2008-01-15 01:4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闻记者的不幸是一把标尺
     时寒冰


    在任何一个法制社会,记者都不可能成为高危行业。但在中国是个例外。
    最近,我一直非常关注朱文娜事件。1月1日,《法人》杂志刊发了记者朱文娜采写的文章:《辽宁西丰:一场官商较量》,报道了辽宁省铁岭市西丰县商人赵俊萍遭遇的官司,赵俊萍被认定用编发短信的方式诽谤县委书记张志国。朱文娜的报道中两次提到张志国。
    于是,2008年针对记者的第一场报复可耻地开演。1月4日,西丰县公安局多名警察进京抓人,他们来到《法人》杂志社,称朱文娜涉嫌“诽谤罪”已经立案,要求向其“了解情况”。警方还当即出示了对朱文娜的“立案通知”和“拘传证”。
    这种公然利用司法权对记者打击报复的做法引起海外内一片哗然——这种做法对于那些生活在法制社会下的人而言是难以想像的。这起震惊世界的事件所带来的恶劣影响足以引起上层的关注。1月8日,西丰县公安局召开会议决定,撤销立案、撤销拘传。
    西丰县利用公权力对记者实施的打击报复行动,开了一个极其危险的先例。如果仅仅将这一事件作为一场闹剧,如果仅仅把那些滥用职权的人当成闹剧中的小丑不加以追究的话,那么,这种卑劣的做法将有可能继续被效法,舆论监督的力量无疑将遭到削弱。
    《法人》杂志在随后的声明中说,舆论监督报道遭遇诽谤立案,新闻记者遭遇警察拘传,不仅是新闻媒体的悲哀,更是现代法治社会的一个耻辱。我注意到,这份声明发表于1月9日,是在西丰县公安局宣布撤销立案、撤销拘传之后。而这一时间差往往是最令记者寒心的。记者的境况凄然若此!
    西丰县领导利用公权力打击报复记者的行为,实质上是对社会公义的一种公然挑衅。而司法的地方化痼疾,也使得一些司法人员沦为某些人的工具乃至爪牙、狗腿子。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新闻记者的不幸是一把标尺,它告诉我们不受制约的权力当它亵渎司法、凌辱正义时会显得多么邪恶!
    在此之前,《甘肃青年报》记者何红因稿件触犯当地黑社会势力,在报社受到黑社会组织围攻的情况下,迫于种种压力之下向黑社会“下跪”。
    我至今记得那段文字:何红背负着屈辱向黑老大曲下双膝。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何红依然止不住悲伤,几度失声痛哭:“在那一刻我的心都碎了,在张副总编不断的示意下,我的精神支柱瞬间崩塌,我违心地走到黑帮老大面前,声音低得只有我自己才能听到。向黑帮老大道完歉后,我无力地蹲在地上,泪水喷涌而出……”
    2002年8月,一场意外车祸差点要了何红的命,也让她开始意识到自己的危险……2006年初,何红辗转租住在兰州市安宁开发区,这时,黑势力的残余仍然不放过他,又纠结安宁开发区的黑头子,再次找到何红的住处进行疯狂报复,将能用的家具电器全部砸烂。
    这两起毫不相干的事件,其实有着内在的共性。从真正的黑社会组织,到拥有公权力的衣冠禽兽,一样的卑劣无耻,其目的也完全一样:打击迫害记者,掩盖自己邪恶的一面。
    在十几年的新闻生涯中,我曾经的同事,有的因被人打击报复而坐牢,有的突然被除名……我自己也曾经遭到威胁。如果记者的不幸是一把标尺,那么,它量出的会是什么?
    美国总统罗斯福曾经说:民主社会,有四种自由是不能随意被剥夺的,即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和免于恐惧的自由。但对国人而言,恐惧多年来如影随形。当朱文娜面对某些地方领导人挥起的报复工具,她说:“我一直住在朋友家,不敢回家。第一天,有点惊恐不安,作息也因此受影响,可以说是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后来就慢慢平静下来了……我的生活完全被打乱了,我上有父母,下有小孩,而且小孩今年马上就要中考了,我想早点恢复正常的生活。”
    这种一种真正的恐惧,而恐惧者却是抨击邪恶、维护正义之士。被称为“无冕之王”的记者尚且如此,遑论普通民众?
    朱文娜与何红所经历的恐惧预示着,“免于恐惧的自由”对于我们其实还很遥远。
    期待邪恶实力遭到铲除,阳光普照,没有恐惧,只有希望和幸福。
              草于1月15日凌晨

    后记

    最近写文章少了,因为前段写文章惹了不少麻烦。在股市,从去年10的呼吁空仓,到人气最低迷时候计算出4800点的政策底,到明确地呼吁建仓,再到呼吁拿好股票等待创新高……与股市走势保持一致,保护了一部分弱者,也使得一些人的企图落空,遭人恨是难免的;在房市,从与地产大鳄的论战,到对房地产界内幕的揭露,得罪的都是强势者;其他文章,找上门来的也不在少数。甚至连《九江大桥事故鉴定太神奇了!》这样的文章也惹得一些桥梁专家试图联名起诉我。最近的自然就是关于经济学家的那篇了。
    我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低调了一段时间,把事情处理一下,现在基本恢复正常。
    另外,在凌晨写文章实属迫不得已,我今年的工作量加大了许多,处理完工作就已经是夜里十二点的样子,再写文章只能熬到凌晨了。目前,积累的一些信函还没有回复,非常抱歉!
    向亲人般给我关心的朋友深表感谢!
链接:打击囤地:中央发出压低房价信号

链接:诺贝尔经济学奖不能授予禽兽

链接:油价突破100美元的阴谋和危机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